何人可簽具手術或麻醉同意書?所謂「關係人」包含哪些人?

同意權人

  何人為簽具同意書之同意權人,同樣根據醫療法第 63 條第 1、2 項之規定:「醫療機構實施手術,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、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,並經其同意,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,始得為之。但情況緊急者,不在此限。前項同意書之簽具,病人為未成年人或無法親自簽具者,得由其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簽具。」又同法第 64 條規定:「醫療機構實施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侵入性檢查或治療,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說明,並經其同意,簽具同意書後,始得為之。但情況緊急者,不在此限。前項同意書之簽具,病人為未成年人或無法親自簽具者,得由其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簽具。」可看出病人、其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皆屬可簽具同意書之同意權人。

應以病患意願為優先

  然而若仔細端詳上述規定,可能會產生一些疑慮,首先如病人是否取得優先之決定權,條文事實上並未規定,如此當家屬與病患間意願不一致,實有可能產生爭議。實務上基於對於病人自我決定權之尊重,多認為應於病人之同意能力有所欠缺如喪失意識、智識能力不足、未達法定年齡等,始得由他人代為同意。

親屬間意願不一致之疑慮

  另一更容易產生爭議的問題是,倘法定代理人、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間意見相左時,應如何處理,自法條文字而言,實看不出應以何者為優先,故有論者主張應依照法文之順序,由配偶、親屬或關係人行使同意權,且後一順位者不得躍前(jump)代替前一順位者做出決定9,實務亦多認同以關係之遠近為區分,然而此於多數情況下固屬合理,惟若遇到特殊之狀況如夫妻雖未離婚卻早已形同陌路時,是否仍應以配偶之意見為優先,似乎也值得思考,故立法者刻意不以條文僵化規定,似仍有其道理。

關係人之解釋

  關於所謂關係人,根據行政院衛生署93年10月22日衛署醫字第0930218149 號公告之醫療機構施行手術及麻醉告知暨取得病人同意指導原則,其內容對於關係人之解釋如下:「病人之關係人,原則上係指與病人有特別密切關係人,如同居人、摯友等;或依法令或契約關係,對病人負有保護義務之人,如監護人、少年保護官、學校教職員、肇事駕駛人、軍警消防人員等」。

9陳春山(2000),《醫師‧病人‧醫療糾紛》,臺北:書泉出版社,頁 104。